回不去的人生

  明天河南就要公布高考成绩了,每年这个时候我都在想我的高考,多多少少带点悔恨,恨自己年少无知,恨自己意气用事,知道自己的分数可能达不到想去的学校时却冒险了一把,错失了最重要的一次机会。现在回过头来看,才发现当初自己的成绩是那么的好,自己填报志愿是那么的草率。

  很多东西都是命中注定,失去的永远不会回来,虽然可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弥补,然而这种遗憾却伴随一生,每次想起都有点心痛。然而这种心痛只是暂时的,我不会被以往的事主宰太久,毕竟都是回不去的。

  硕士毕业也快两年了,从实习算起工作也满三年了。进入IT圈纯属个人兴趣,也不是为了钱。钱这东西有很多种途径来挣,无意义的人生却注定慢性死亡。    

  11年开始接触编程,主要方向还是Web和物联网,一直到现在都没怎么变过,因为我的兴趣点就在于此。初中的时候就喜欢鼓弄电路,拆了很多个对讲机、手机,虽然什么都不懂就是觉得好玩。学生时代就是好奇心重,自己在家做过物理实验、化学实验,感觉科学真的是很神奇。初中、高中的数学、物理、英语基本都是接近满分,要不是语文拉我后腿,我应该上北大或清华了吧。为什么会排斥语文呢?也是我的一大错误吧。

  上学的时候全靠自己,从小到大基本都是靠自己。父母忙于挣钱,家里人都没有文化,也没有人管过我或指导过我,能走出来确实挺不容易的,或许我应该感恩,感恩自己曾没有颓废。人生没有回头路,所谓的不幸经历在别人看来或许是件小事,是自己放大了痛苦。漫漫人生,无数个分叉,无法去猜测走了另一条路的我又会怎样。  

  生命就是这么奇妙,几十年后,又有谁记得曾经的荣耀与失落。

重视逻辑

  很多时候做事全凭“我认为”、“我以为”,这是不行的,做事应该重视逻辑,所有重要的事情都应该从逻辑出发,逻辑对的时候就应该坚持下去。只有当逻辑错了,才应该及时止损。
  人性中的“贪婪”、”恐惧”、“情绪化”是最难克服的,克服不了就难以做出准确、客观的判断,也就难以成事。
 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25岁踏入工作,55岁退休,短短三十年不容浪费,应该集中精力做更有价值的事,而不是贪图蝇头小利。
  奋斗吧,再奋斗一次!!!

随便聊聊

又好久没更新了,随便聊聊吧。
随着媳妇产期来临,开始慢慢接受当爹了这个事实,挺好的,为人父就要做出表率,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照顾好家人。
最近搞了烘培,挺有意思的,发现比面食简单多了,只要按照固定的比例做就行了,味道都还不错,做面食影响的因素就太多了。
最近对交易有了更深入的理解,换句话说对人性更加理解了,在这个地方捡块肉是件很不容易的事,忠于自己的内心,控制好风险,分散仓位。
最近两年错失了几个机会,希望后面可以更加努力,改变命运。
突然不想喝酒了,一辈子很短,好好珍惜。

关于做面食

和面粉打交道十几年了吧,也做了快20年的饭,想起以前五岁的时候,妈妈在地里干活,我和我姐做的炒南瓜丝,当时火候没控制好,炒糊了,其实也不是火候的问题吧,那时候吃不起油,不放油干炒确实容易糊。七八岁的时候,暑假会回老家,家里种的还有小麦,收割的时候会有零散的麦穗落在地里面,我妈便让我和我姐提着篮子去捡,捡一个下午确实能捡一篮子,也走了很久很久的路,最后得到几毛钱的奖励,可以买几根辣条或冰袋。再然后就是炒面了,当时也没有方便面可吃,就把面粉放锅里小火炒熟,不放任何东西包括油和盐,炒熟后可以放很长时间,饿了就用开水冲,放点白砂糖,特别香,估计现在难以下咽吧。说到糖,想起馒头的一种吃法,馒头除了可以夹方便面调料外还可以夹白砂糖,夹白砂糖口感确实好。上了初中,方便面就吃得起了,有一天我同桌发明了一种特殊的吃法,让我馋了好久,他用方便面蘸酱包吃,感觉还是蛮有味道的,而且还可以把粉包省出来以后夹馒头吃。有点扯远了,说说本文的正事吧,关于做面食。

做面食无外乎五种吃法,煮、蒸、烤、煎、炸,我不太喜欢把面食做的太油腻,前三种做的多,第一种做的比较出神入化,开个面馆绰绰有余。

煮。要使用煮这种做法,那面粉要做成什么呢?首先想到的是面片、宽面条、细面条、烩面、水疙瘩、小疙瘩以及由面条演化出来的捞面条、炸酱面等等,这些面食的口感大不相同,形状也肯定不一样,影响面食口感的因素主要是温度、醒面、揉面、面的形状、面的水分、面的盐分。面可以加盐也可以不加,在冬天基本可以不用加,加了面的柔性就没了而且不容易做好,因为温度低,面上筋也比较慢,如果急着吃可以把面盆放在温水锅上面,但是口感不好说了。盐这东西,我发现对于面食来说可有可无,面食的口感最关键的因素是揉面、醒面和水分。醒面有两种方法,第一种用湿布盖在面团的上面,湿布只能湿不能带过多的水,另一种就是拿个碗扣住,防止面里面的水分流失,第一种适合做水疙瘩,第二种应用就比较广泛了。醒一会要揉一次,揉要有力气,软绵绵的捏几下那可不行。揉了接着醒,醒一会接着揉,看你的时间和耐心了。不管什么面,揉的越多越好吃。水分,好多人都掌握不了,可以这样搞,把面粉放在盆里面,水龙头流下来水滴,拿筷子不停的搅拌,成絮状即可。

研三了

进入研三每天像打了鸡血一样,忙不完的事。每个月都要外出上万公里,不是在写代码、写文档就是在路上,感觉一件件事压在心头,让我每天都需要计划一周后的事。八月初去了趟南昌,将近40℃的天气,找老道、老王喝二锅头,睡了一天一夜才醒。第二天回北京,感觉整个人都不行了。八月底去了趟徐州,去的前一天喝酒喝到三点半,睡了五个小时就起来了。去徐州那晚上也是疯狂喝到两点,五点多起床。感觉就要猝死了,只要有睡觉的机会就想睡觉。和兄弟在一起的时间总是太短暂,总是不想就拿睡觉去浪费了,当喝多了,想说啥说啥,感谢这些朋友,感谢这些酒友。

该写论文了,花了一周,累死累活写了三万字,勉强交了初稿,然后就要准备笔试、面试,还有公司的事、项目的事、远程办公的事,期间又约了几个天使投资,被洗脑了一番,生意的事真是看的不太懂。如果一个期间只有一个目标,一个压力就好了,当你想着校招、论文、工作,还有北京、合肥两地的距离时,你总要盘算着怎样弄好些。每个人总要处理各种压力,权衡时间的分配与管理,当承受该承受的,做该做的,而不是马马虎虎,总有很好的机会给你。